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动态 >

对于边缘型来访者的咨询治疗——读书会掠影

时间:2021-01-19 15:42 点击:

 12月11日晚上6:30—8:30朱可然老师带领精神分析读书小组继续共读《精神分析治疗:理解人格结构》的第四章《心理发育阶段对人格形成的影响》。今晚学习讨论的重点是对于边缘性来访者的咨询治疗。

        无法感觉到真实的情感,难以感觉到温暖与关爱、不能够建立恒定的自我认同;缺乏成熟的防御机制,基本没有内化的超我,这些都是边缘型来访者的特点。

        针对边缘型来访者的治疗目标:发展兼具整合正性评价的自我感觉,帮助来访者逐渐培养出友爱、接纳他人的能力和忍耐、调节情绪的能力。

        治疗阶段可分为:评估患者、签订治疗合同、治疗初期、治疗中期、治疗后期。

        治疗初期主要是治疗师包容和处理患者的冲动性行为。治疗中期往往集中于对爱和性的解释和处理。治疗后期修通分裂的部分客体。大量的工作是在治疗后期,修通工作是不断进行的。三个阶段会交替混合出现的,为了方便理解这儿是在用线性的方式描述非线性的过程。

 

  维护边界,忍耐情绪

        边缘型来访者的自我状态容易变幻,混乱莫测——在共生型依恋与敌对性孤立之间摇摆。共生型依恋预示将成为别人的附庸,敌对性孤立意味着被遗弃。他们的成长经历显示:常常被迫接受矛盾的信息,即表现非分时被纵容,表现成熟时遭忽视,别人对他随心所欲,他也想对人肆意妄为。因此,对边界的设定常常是愤愤不平的。

        鉴于边缘型来访者的自我状态的不稳定性,咨询时需要特别注意营造恒定的治疗环境——清晰界定咨访边界。也许设置的内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设置的意义——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严格设置的意义:

     (1)把来访者看作成年人,相信他们有承受搜挫折的能力;

     (2)咨询师拒绝不合理要求,为他们树立起维护自尊的榜样。

        如果缺乏边界,来访者可能会得寸进尺;纵容比惩戒的危害更大,俗话‘慈母多败儿’也是这个道理。

        边缘型来访者的控制力都不好,他们病情的反反复复贯穿咨询治疗的始终,需要咨询师牢记边界,坚持设置。咨询治疗的重点在于建立稳定的治疗关系,和边缘型来访者一起工作,同时需要帮助他们重点识别其行为与感觉之间的关系,阻止一些见诸行动的行为。出现付诸行动时,咨询师首先进行解释,解释无效则设定限制。比如,对于存在自杀意念的契约中要限定其不能自杀。

 

  语言的差异

        咨询会谈中,经常运用澄清、面质、解释这三种核心技术。面对边缘型来访者需要把握一个基本原则——肯定值得肯定的,否定必得否定的——但是要注意说话的方式。如果咨询师措辞不够谨慎,可能会激活来访者曾经的创伤,让其觉得自己一无是处,甚至添加新的创。虽然边缘型来访者需要直言不讳地指出其言行背后隐藏的冲突,但是他们缺乏承受困惑和矛盾的心理能力,缺乏反思能力,缺乏自我整合的功能,因此在做解释工作时,需要充分做好铺垫。

 

        解释原始性防御机制

        边缘型来访者容易陷入被投射的境地。他们倾向于把别人的投射照单全收,并且对号入座。因为童年早期与重要人物的交往体验,使他们无法真正去分辨现实和他人对自己的评价。因此咨询治疗需要分析移情中出现的防御过程,需要聚焦当下(此时此刻)的情感状态。面质并解释原始性防御,比如:俗话说“金无赤足,人无完人”你我都有优缺点。就是为了帮助来访者从非黑即白、全或无的心理状态,转变为辩证地看待自己,与自己的各种情感和谐共存。

 

        向来访者请教

        咨访互动中缔结同盟关系,需要来自双方的真挚、真实、开放与诚实。

       边缘型来访者经常全或无地看待问题,使他们陷入了选择的两难境地。无论做出哪种选择,都将违背其内心非黑即白的某个端点,因此总归是错误的。     在面对边缘型来访者心理咨询中,咨询师也经常陷入选择的两难境地。与其权衡哪种伤害更小,不如向来访者请教。这样做,无论结果如何,都肯定了来访者的尊严和自主性,有助于使其意识到自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

       心理咨询师需要坚持对自己进行反思,思考自己的动机,并坦诚地向来访者解释自己的动机,就像朋友或恋人在交心。

 

  促进个体独立和遏制退行

        退行且依赖的人际关系让边缘型来访者感到安全。无意识的退行可能会阻碍个体化发展的的进程。心理咨询师需要积极地和来访者的退行和自毁行为进行对抗,需要选择性忽视其主观无助感,需要关注其决断性行为——即使是愤怒和反抗的表现。

 

        沉默时的干预

        做神经症来访者的工作,需要“趁热打铁”;做边缘型来访者的工作,需要“让子弹飞一会儿”。在边缘型来访者情绪激昂时,需要闭目塞耳做佛陀;等待雨过天晴,再围绕他们刚才的激烈情绪展开讨论,探索其愤怒、惊恐、绝望的退行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

 

        关注反移情信息

        边缘型来访者往往比神经症来访者使用更多非语言交流来传递信息。在咨访互动中,咨询师需要特别关注自身的情感状态、直觉和意象,即反移情信息的解读。如果咨询师突然意识到自己感到无聊、愤怒或恐慌,或燃起了性的幻想,或竭力拯救来访者,那么,可能预示着来访者的心理状态正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你。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来访者把他自己难以接受的自我部分以分裂的方式投射给你。

        移情和反移情都是内部主观感受和外部客观刺激的混合物,有时候内部感受占主导因素,有时候外部刺激扎主导因素。咨询师需要时时觉察自己的内在心理驱力及言行表现,需要识别来访者激起了我们的内在冲动。

 

  在咨访互动中,需要注意心理对等原则:当我们开始观察时,自己也就是被观察的一部分。人际关系都是出自双方互动的结果,自访互动也不例外。在咨访互动中发生的事情,咨询师也需要承担自己的部分责任。如果咨询师主动承担责任将会使来访者担心遭受不公的情绪得以缓解。关注现实的咨访互动,适当地表达真实情感,常常会有利于来访者感到被理解。如果我们的假设和推论遭到来访者的强烈攻击,就邀请他们一起参与讨论。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