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动态 >

神经症性-边缘型-精神病的连续谱系

时间:2021-01-19 15:38 点击:

11月27日晚上6:30—8:30朱可然老师带领精神分析读书小组继续共读《精神分析治疗:理解人格结构》的第三章《人格形成的性心理发育阶段观点》,重点内容是神经症性-边缘型-精神病的连续谱系,就是从个体习惯使用的防御、认同整合水平、现实检验能力、自我反省、原始冲突的本质以及移情与反移情等多个角度,讨论神经症性、边缘性和精神病性来访者的人格结构。

        今晚,读书会新加入了王静静老师。

 

  神经症性人格结构是指那些有情绪困扰,但是能够保持良好功能的人群。他们言行协调,沟通顺畅,没有幻觉和妄想,但是人和症状有距离,即自我观察和体验部分是分裂的——患者知道我的症状不是我;健康的部分和患病的部分是分开的,并且有足够强大的健康的部分。

        当事人早年情感互动曾经体验到的强烈情感,即随着时光流逝被搁置或者遗忘的内容,在咨询中会被激发,渐渐突破压抑,重新进入意识,让来访者出现剧烈的情绪波动和认知扭曲。因此陷入冲突之中:想达到目的,可是自己却又不断地制造着障碍,自己痛恨自己。咨询目标:解除其对爱和创造的抑制,同时帮助当事人积极提升独处与休闲的能力。

        所以,心理咨询并不是为了取悦人,而是陪伴当事人体验曾经的痛苦,重新认识自己,突破羁绊、整合自我。这是一条伴有痛苦的蜕变之路。蜕变之后,生命就进入新境界。

 

  精神病性人格结构

        精神病性患者的内心体验相对极端。他们出现幻觉、妄想及牵连观念,思维逻辑混乱。也许,在日常生活中看似完全正常的一个人,可是身处某种刺激时,就会激发症状。

        精神病性的患者是自体和客体之间没有清晰的边界(融合状态),即共生-精神病状态。他们内心深处有着强烈的恐惧,行为表现为疏远别人。他们的健康部分会觉得自己的世界和别人的不一样,要从正常人的世界中脱离出来,要离开正常界;同时又坚信自己有超能力,会对别人造成伤害。这是他们的恐惧之源。

        如何理解精神病性的攻击性?主要是因为没有足够强大的自我能够去处理、去管控他们的恐惧,投射出来就成为被害妄想。

        精神病患者与日常“现实”若即若离,思维意识是碎片化的。他们既不能依赖自己认同的连续性,也无法相信别人具有自我连续性。即使偶尔能够成功地辨别出情境背后的部分含义,但是他们通常无法完整解读,无法正确体察别人对他的情感,而是牵强附会地把自己的意愿填入其中,甚至明显的歪曲事实。虽然能够敏锐地体会到他人的感受,但是他们的解读方式通常是错误的。这类隐匿性的精神病的患者,需要用支持性的治疗,并用药物去处理其精神病性的东西。

        精神病人还怀疑自己的存在。有几个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遗传特质,如家族中基因的病态,天生自体客体模糊;另一方面,从家庭治疗师的角度发觉,人的童年期会内化外在的东西,可能在这些家庭中,人和人之间的对话是病态的,患者内化并形成自我对话,譬如,对话中的'你'和'我'之间是很混乱的。再比如有些母亲说,儿子如果没有了,自己也活不下去,会让孩子觉得自己和母亲是一体的,无法活出自己,会觉得自己没有走自己的路的权利等。有些母亲因为某些原因很焦虑,母亲分不清楚自己的焦虑和孩子的焦虑,会把自己的焦虑入侵到孩子,认为我焦虑孩子也焦虑,情绪是没有边界的,把孩子搞晕了,我妈很焦虑我也很焦虑,不能独立出来去发展自己的情感,在什么情况下我的感觉和爸爸妈妈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还有一种情况是,孩子从小没有人理会,吵闹无人理会,就像是不存在的,总是被忽略的,没有感到自己是一个被关注的活体,存在感比较低。有存在感是一种自我的力量。

        想要了解精神病患者的主观世界,要好好去珍惜/体会他们所使用的防御,比如回避、否认、全能控制、原始性理想化或贬低化、原始性投射或内摄、重度解离、付诸行动及躯体化等,需要更多地使用支持性治疗,而不是拆除防御,这些防御更多是前语言期的,防御的是无名的深深的恐惧。简单地说,他们就是在防御可能会让自己发疯的部分。       

        精神病患者十分看重真诚,渴望尊重与希望,可是过度索求会让人力不从心,心理“耗竭”。因此,对于精神病患者,如果不甚了解,切莫尝试。

 

         边缘型人格结构:

        边缘性患者存在着对情感的容忍和调控的困难,易激惹。他们愤怒,其实是因为没有办法处理难过/悲伤等情感。表现出愤怒和攻击性,过段时间之后,又会觉得内疚,就跳到另外一端。因为在暴怒和愧疚之间不断摇摆,边缘型人需要不停地划分边界。

        边缘型人无法识别自己和别人行为的含义,无法理解别人主观上的独立性,即我所想到的就是你要表达的。在与人共处时,即使显得局促不安,而内心世界可能荡漾着敌意。在别人容易产生羞愧、嫉妒、悲哀或其他微妙情绪的境况下,他们会迅速暴怒。就是通常所说的,这个人的脾气不好,好发脾气。

        边缘型人经常处于分离-个体化的两难窘境:当试图亲近某人时,因为害怕被淹没、被掌控又望而却步;如果孤身独处,却又担心被抛弃。这样的情感冲突导致其人际关系远近亲疏皆苦楚的悲凉感触。他们在处理亲密关系方面存在着似乎难以逾越的阻碍,但是他们拒绝帮助,又因为缺乏帮助而囧困,因此表现出善变、索求和迷茫的特质。他们善于博取同情,却又难以唤起其来自心灵的回应和内省。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