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动态 >

躁狂者诊断的治疗意义——颍东区精神分析读书会掠影

时间:2021-10-24 09:48 点击:



当痛苦出现时,你会怎么反应?
 
       对于躁狂者而言,心理咨询可能会唤起其大量痛苦的回忆。他们会本能地选择自我保护,不由自主地选择逃离,逃离在心理咨询过程中和心理咨询师所建立的那种有意义的依恋关系。痛苦的记忆激活了相应的哀伤情绪与情感,这是让人无力承受的。怎么办?否认它,就像《皇帝的新装》中的皇帝,人们都说他没有穿衣服,那么就运用更加骄傲的姿态继续游行来掩盖赤身裸体的事实。所以躁狂者经常运用否认的防御来应对其自身的悲伤和各种尴尬的境遇。
 
        影视剧中,一位妈妈的爱子遭遇不测而丧生,可是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还依然为孩子做饭、整理房间,并坚信她的孩子一定会回来的。现实中,如果观察孩子可以发现:有的孩子犯了错误又害怕受到惩罚,他/她拙劣地掩饰犯错的事实,甚至在大人出现时捂住自己的双眼。这位妈妈、那个孩子和《掩耳盗铃》故事中的盗铃者都是运用了否认防御。否认防御,就是遇到痛苦或不愉快的事,下意识地直接否认它的存在,甚至彻彻底底地忽视它,从而避免自已的痛苦或不堪。
 


       因此,治疗躁狂患者首先需要关注的就是可能存在的脱落风险,可以提前约定:如果他们(躁狂患者)产生脱离治疗的想法,就需要正视因为终止关系所带来的哀伤及其他合理感受,需要经过和咨询师的讨论之后再中止咨询治疗。躁狂患者谈笑风生的背后是不如意的生活现实,其内心那股自我毁灭的意识犹如不断胀大的气球。所以,在治疗过程中对来访者(躁狂患者)的否认防御和缺乏哀伤也需要给予持续的关注,并且时刻保持着必要的警惕。
 
 

  否定事实并不能改变事实。在局外人眼里,完全就是在自欺欺人嘛。可是对于当事人而言,虽然否认并没有解决问题,但是可以暂时缓冲无法接受的事实所造成的冲击与压力。否认防御是一种最原始的防御机制,也是最直接的防御机制。在现实生活里,在孩子的教育过程中,可能在现场抓住了现行,可是有的孩子就是犟嘴,死不承认,“没有,就是没有”“不是我干的,就不是我干的”。如果否认成功,就可以逃避掉一番痛苦的经历与体验。这就是犟嘴(否认防御)的内在动力。
 
      有人只是在某件事上运用否认,有人时时处处习惯了使用否认的防御,这之间存在着程度的差异。如果一个人长期使用否认防御,那么他/她可能会与麻烦纠缠不清,各种各样的问题总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境况越来越糟糕。
 
        他们愤怒,经常地愤怒;他们的愤怒是疯狂的,拼命地压抑着却又无法掌控。因为在他们的内心深处,自己是罪恶的,而别人都是邪恶的。这就是他们根据自身感知所建构的内心世界。



 
        如果被他们的愤怒针对了,请不要认为一定都是自己的错误,虽然在他们的表达里全部都是你的错误。要知道在他们的表达里自己永远是没有错误的,否认防御的运用使所有帮助他们认识自身错误的努力都是徒劳无功的。他们把挫败帮助他们的努力当作自身智慧的胜利,是其自身强大的明确证据,也是支撑其虚假自体的一种力量。
 
     
------分隔线----------------------------